安徽“巨贪”落马:曾公然欺骗朱总理,被捕后主动认错,被判17年

0 minutes, 0 seconds Read

这位干部在他担任高干的数十年里,先后通过职务侵占、受贿等方式,敛聚赃款千余万元,全然不把党的纪律放在眼里。后来,有人实名

这位干部在他担任高干的数十年里,先后通过职务侵占、受贿等方式,敛聚赃款千余万元,全然不把党的纪律放在眼里。后来,有人实名举报他,他随即遭到监督、司法部门查处,最终被判刑17年,他就是倪发科。

倪发科是江苏人,中学毕业后参军,在安徽建设兵团服役,1976年转业到某国有农场当高干,算是半只脚踏进了体制。1983年,他被调到省农垦厅任职,期间还被公派到大学进修、学习,个人能力愈发出众。1992年,他被安排到某县当县委书记,2年后升任芜湖市常委,1998年担任芜湖市委二把手,主管农业、林业等部门。

在此任上,倪发科倒没有做出多么惊天动地的事业,反而犯下了一个大错误。当时朱总理正好来到安徽视察,指名道姓的要看粮储。倪得到消息后,马上通过暗箱操作从私人粮企“租”来大批粮食存进公家的粮仓里,公然欺骗朱总理。此等拙劣的把戏很快被戳穿,朱总理气愤异常,直言安徽某些干部胆大包天,居然连自己都敢骗!

但出人意料的是,这段“黑历史”并未影响倪发科的仕途,他很快就被调到临近的地市当市委书记,2008年更是升任安徽副省长。手中的权力大了,身边的“苍蝇”也就多了,他主政省政府还没1个月,某金属材料公司的老板吉某就主动凑上来向他献媚。这吉某不知通过什么渠道得知他喜欢玉石,于是不远万里跑去新疆买和田籽玉送给他把玩。

倪发科对和田玉爱不释手,每天下班之后都要拿出来鉴赏一番,有时还会故意向好友炫耀此“宝贝”。为了答谢吉某的赠礼,倪动用手中的权力为吉某谋利,吉某很快就从权钱交易中尝到了甜头,为了牢牢笼络住倪副省长,吉某一边继续买玉石给他玩,一边变相贿赂他的家属,用金钱与利益将倪家腐蚀得千疮百孔。

很快,倪发科陷入到莫名的癫狂之中,他成了“玉痴”,周末只要一有时间就去逛地摊,看到哪个摊位上玉石必然要停下来仔细查验一番,碰上好东西必定会掏钱买回去收藏。除此之外,他还喜欢“斗玉”,即与其他玉石收藏家互相比较藏品的好坏优劣,挑选出一个“上佳之品”,在旁人看来,这种游戏无聊又无趣,但他却乐在其中。

时间来到2010年,中纪委巡查组来到安徽,没过多久便联合反贪局逮捕了一名副厅干部,倪发科得知此消息之后大吃一惊,他担心自己也被查,遂火速找来吉某,将此前自己收的玉石全部退了回去,同时叮嘱吉某嘴要严,千万不能胡说八道。除此之外,他还销毁了很多有关自己违纪的证据,将自己择得干干净净。

没过多久,巡查组离开安徽,回中央复命去了,倪发科虚惊一场,转头又将玉石从吉某那里要回来,顺便还拿走了吉某几幅古画。倪以为自此之后,自己就能高枕无忧,安然赏玉看画,过神仙日子,殊不知已经有人将他举报到了监督部门。2012年,中纪委再次派遣巡查组来到皖地,专门调查倪发科。倪察觉到不对劲之后,又连忙将玉石退回去,并且将其他的不当得利全部转移到家人名下,以此躲避调查。

此等小把戏自然是瞒不过中纪委的工作人员,2013年初,纪委初步掌握了倪犯罪的证据,随即联合反贪局上门将他逮捕。他倒也看得开,为了争取宽大处理,主动交代了一切罪行,没有隐瞒一丁点的违法细节,并主动上交所有玉石藏品。2014年,此案在东营中院开庭审理,法官在审核了相关证据之后,认定倪犯有两项重罪,非法获利折合人民币1296万元,影响极为恶劣,理应予以重罚,但考虑到他有立功表现,因此酌情减轻处罚,判处他有期徒刑17年,并没收所有非法所得,倪发科当庭认罪,表示不再上诉。

倪发科这个人能力平庸,他能一路做到副省长这个位置,靠得就是吹吹捧捧和利益输送。身居高位之后,他便露出了狰狞的面孔,尸位素餐,沉迷权钱交易,为了一己之私,不惜出卖公众利益,做了许多错事,犯下了累累罪行,最终被打落下马也是咎由自取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8年,监狱决定给倪发科减刑,这意味着他在狱中改造积极,表现突出,有重新做人的决心和毅力,这一点值得鼓励!

TAG:玉石,反贪局,高干,证据

Similar Posts